• 请问:司法腐败何时休?
  • 发布时间:2017-11-30 17: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先说一个故事:母牛在吃草叶,公牛狂奔而来,大喊:快跑!司法腐败来了,母牛说:“司法腐败关我屁事?”公牛急说:“搞司法腐败的老是吹牛逼呀。”母牛大惊:“你是公牛,你跑什么?”公牛无奈回答?“搞司法腐败的不但吹牛逼,还要扯蛋呀!!1在现实中2016年最后的一张日历早巳经撕掉,但不能撕掉任何事实真相,也不能撕掉对真相的追问,所有的追问都是维护正义,在2016年,从媒体上看到和听到有多少冤假错案得到了纠正,这些案件被发现后,似乎也都有了最终的结果。100万、200万,甚至更多的国家赔偿拿了出来,媒体也宣扬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孰不知,在2017年依然有泪流满面的冤假错案走在路上。司法腐败仍然大行其道,吹牛逼,扯蛋仍然是司法腐败的惯用手法,大家看一下,一个署名为谢丽娟的通讯员如何报道这样一则消息的,“近日闸北区人民检察院在第八次全国检察机关“双先“评选活动中被授予“集体一等功”。近年来,闸北区人民检察院立足检察职能,以公正执法为核心,以强化法律监督能力为主线,以服务大局为宗旨,以队伍建设为抓手,不断提升基层院执法规范化、队伍专业化、管理科学化水平,迸发检察新能量,连续12届被评为上海市文明单位,连续6届荣获上海市检察机关先进集体,先后被授予“全国检察机关集体一等功”、“全国先进基层检察院”等荣誉称号。”而这个上海原闸北区(现闸北、静安二区合并为静安区)检察院真的名符其实吗?我女儿被上海闸北公安分局的警察迫害蒙冤巳经8年多了,由于迫害,我女儿得了精神分裂症,在这8年多中,我们一直依法合理合法的申诉控告,但是遭遇到的的是推诿,踢皮球,空转。在原闸北检察院被控申科科长丁溦洁羞辱叫我到民政局去控告,并说我浪费司法成本,这话从这么多荣誉称号的原闸北人民检察院控申科科长嘴里说出,令人不可思议。在党的十八大四中全会“法治中国”的大好形势下,中央政法委也出台了中央政法委下发《关于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事项导入法律程序工作机制的意见》、《关于建立涉法涉诉信访执法错误纠正和瑕疵补正机制的指导意见》、《关于健全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文件》)三个文件,以解决个别政法机关涉法涉诉信访受理立案门槛高,各单位间“踢皮球”、瑕疵案件不纠正等问题。一系列有关涉法涉诉的指导性文件,作为守法公民看到了一丝希望,我向上海人民检察院寄了二封控告举报信,等了不知多少个十五天,如泥牛入海,寄了第三封,总算来了一封所谓的回复,说转闸北区检察院,闸北区检察院也始终不给回复,后来,我打电话给闸北区检察院控申科,一个姓夏的女人在电话里说,我举报的警察报复陷害,伪造证据的问题去找公安,不属于检察院管,而关于姜冷君检察员挂靠办案的事情是讲错话巳给我答复而不给回复,而事实真相是姜冷君检察员在我女儿这个案子的案卷中,只有她的盖章,没有她笔迹,全是龙潭书记员所写。这在姜冷君的录音中,姜冷君也讲了:“是龙潭挂靠在她的名下”。而现在就用一句是“讲错话”了作为回复来打发我们。对于属于检察院管辖的警察败类伪造证据,报复陷害,不做假指纹鉴定,不查证。更为可笑的是:有这么多荣誉称号的闸北人民检察院竟然还玩起了狸猫换太子的手法,我在2014年5月28日申请检察长约谈日,闸北检察院竟然用冒名检察长来接待,试想:一个有这么多荣誉光环的先进基层检察院会做出这么下流的举动,你还能相信谁呢?一个有这么多荣誉光环的先进基层检察院认真地查清案子不行,它们的空转,推诿,,其目的就是抺案,它们抺案子挺在行。向上海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依法控告举报,竟然被拒绝,原以为上海人民检察院前检察长陈旭的垮台,检察院的司法工作会走上正途,但事实上,司法腐败依旧,至今为止巳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依法提交了26次的申请原闸北区(现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刑事回避书,但上海人民检察院不查也不回复。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26次控告信,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也是不查清事实真相、不回复。上海高级法院信访办的白头发的人甚至说,你女儿得了精神分裂症,这个案子翻过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一、案件事实经过:2008年11月24日傍晚,因我和妻子发生口角,我女儿为母亲抱不平,与我评理引起的家庭纠纷,上海市闸北区临汾路派出所民警陈志良到店里处警,陈警官了解是家庭纠纷时,便要我和我女儿到派出所接受调解。我和我女儿都不愿意去派出所。期间,有一些过路人驻足观看,其中有一个妇女不了解具体情况,大声指责我女儿,我女儿叫她不明白情况,不要多管闲事,两人发生口角,妇女情绪激动的冲到店门口,踢了我女儿一脚,用包甩到我女儿的脸,我女儿没有还手,而是站在原地,对在旁的陈警官说“要追究这个打人的妇女的法律责任”,我女儿要求陈警官带这个妇女一起去派出所,但陈警官却让这个妇女走了。当陈警官要求我女儿去派出所协调时,陈警官由于我女儿对陈警官放走那个打她的妇女的行为不满,不愿意接受其协调。在整个过程中,我女儿是一个被打者,而陈警官可能认为我女儿在言语上顶撞了他,有损陈警官的威严,陈警官就指使协警抓住我女儿右肩胛,将我女儿的右手猛地反拗到背后,我女儿顿时感到右臂痛的弯了下去,本能地用左手掌护住右肩胛。在此同时,陈警官用其左手从我女儿身体的左侧绕道我女儿胸前,紧紧抓住我女儿护在右肩膀上的左手的手腕,又用右手从我女儿肩颈右侧伸到我女儿的胸前,要掰开我女儿的左手,左手重重压在我女儿的胸脯上,当时我女儿脑子一片空白,出于女性自卫的本能,在陈警官的左手前小臂咬了一下。我女儿随即被陈警官和另一名警官及协警三人连抓带抬塞进警车,带到了临汾路派出所。此后便是对我女儿的刑拘,取保候审,起诉审判。下列违法办案情况直接导致我女儿不敢申辩,含泪被迫认罪。1、我女儿的投诉意见招来了临汾路派出所民警的虐待。我女儿被带到临汾路派出所后,指出陈警官等人的做法是错误的,我女儿提出要投诉。结果,我女儿的投诉意见招来的是派出所的其他警官用手铐把我女儿反铐着关在办公室,不让吃饭,不让小便,只能在办公室尿在身上,裤子都湿透了。我女儿由于饥饿,惊恐,羞辱,伤痛等多重折磨,到晚上10点左右,我女儿胃痛得忍不住,要求吃药,遭到拒绝。我女儿痛得惨叫了2个小时左右,才被送到闸北区市北医院急诊。做完检查已是25日凌晨,诊断结论是急性胃炎,肩膀肿胀,拍片未见明显骨折。我女儿看病回到派出所后,他们让我女儿带病又饿又冷地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干坐着冻了一个晚上。2、名为“刑事拘留”,实为非法拘禁。根据刑诉法规定,应当在刑事拘留的24小时以内讯问犯罪嫌疑人,但我女儿被关到闸北看守所后的24小时内,没有承办员找我女儿了解案情,直到我女儿被关押的第三天,才有一个警号为033425的临汾路派出所民警到看守所强迫我女儿签刑事拘留延长单,威胁如果不签延长单就要再关一个月,看守所的女看守踢了我女儿一脚,逼着我女儿签字。3、闸北公安分局的讯问笔录违法,不能采信。在2008年11月28日,闸北公安分局的承办人在闸北看守所第一次讯问我女儿,承办人张国海自顾自的写好笔录后,要求我女儿签名,但不允许我女儿修改笔录内容。在2008年12月4日,闸北公安分局的承办人张国海独自一人在银星宾馆里,带着他自己事先写好的笔录,威胁哄骗我女儿签字,但我女儿不肯画押,因此,这份笔录上的指纹不是我女儿的,是伪造的。这两份笔录均不能真实反映案情。在法院庭审时,我女儿因为从2008年11月24日至2009年1月9日庭审时为止,经历了一生中从未遇到过的惊心动魄的灾难,在噩梦中还没有醒来。我女儿已经根本不敢陈述事实,不敢做任何辩解,只是不管说什么都认可,唯恐稍有疑义,又会受到像派出所、看守所一样的对待,因此吓得未作任何解释。三、检察院承办人冒名顶替,承办人不符合法定要求。本案《起诉书》署名检察员是姜冷君,但姜冷君再三申明,实际上她没有承办此案,只是挂名而已,是由书记员龙潭以姜冷君的名义办理的。当时,龙潭并不是检察员或者经检察长批准代行检察员职务的助理检察员,由龙潭承办此案移送起诉,属于程序违法,该起诉依法无效。四、我女儿的行为是“罪”还是“正当防卫”?本案的《起诉书》和《刑事判决书》所查明的事实,以及陈志良写的《情况说明》都是“民警陈志良带我女儿及秦济仁至派出所的目的是协调家庭纠纷”。根据公安机关受理关于因家庭纠纷处警的《上海市公安局调解处理案件暂行规定》第4条、第5条、第11条以及第20条规定:“公安机关调解处理治安案件,应当首先查明事实,收集证据,并且遵循合法公正自愿及时的原则,在征得各方当事人同意的基础上进行调解。对不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民间纠纷,公安机关应当告知当事人到人民法院或者人民调解组织申请处理。”陈警官对我女儿使用暴力,强迫我女儿去派出所接受调解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上海市公安局调解处理案件暂行规定》,超出了公安机关规定的因家庭琐事进行劝解的公务范围。我女儿咬了陈志良警官左手前小臂是事实,但那是因为我女儿被陈警官在大庭广众之下紧紧抱住的时候,感到惊恐无措,尤其是当陈警员的手臂重重压在我女儿胸脯上时,我女儿感到羞愧难当,不假思索就在他紧贴着我女儿嘴巴的左手前小臂上咬了一下,是出于女孩本能的机械的应急反应,在本案发生的自始至终,我女儿都没有妨害公务的主观故意,因此不能对我女儿客观归罪。我女儿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五、关于踢踹脚印照片的质疑。我女儿用什么方式方法双脚并排地踢到了陈志良的裤子上,留下了两个基本并排的完整的全脚印?这鞋印是我女儿的吗?与我女儿的鞋印经过比对了吗?踢人能踢出全脚印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足球梦,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去实现梦想。但上海市原闸北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不务正业却有这一踢球特长!一个有这么多荣誉光环的全国先进基层检察院认真地查清案子不行,抺案子挺在行。二o一七年九月四日

          
  • 相关内容

  • 2010-2018 钓鱼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06 128 4559 @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