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主客场中超迈出“不躺平”的重要一步

北京时间7月6日下午,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联合会(下简称“中足联”)筹备组在媒体通气会上确认,拟计划从8月5日-7日的第11轮中超联赛开始,恢复主客场赛制。该方案目前已获得国家体育总局批准。

就在5月底,恢复主客场赛制还不是中足联筹备组众多工作中优先级最高的那个。

中足联筹备组组长史强在中超开赛前曾表示,首要工作是“恢复联赛赛制”,即最终通过34轮比赛总积分累加确定排名。但在具体操作上,仍将保留赛区办赛的形式,通过赛区轮转的方式实现不同球队间双循环对阵。在当时的计划中,中足联筹备组并没有提出具体恢复主客场的时间。

此外,按照当时确定的赛程赛历,中超联赛第11轮原计划将于7月21日开赛,这意味着联赛将不会为7月20日-7月27日举办的东亚杯让路。

实际上,中国男足参加东亚杯的计划发生转变,正是这次联赛重启主客场的内部重要原因之一。

按照原计划,参加东亚杯的队伍本会以1999年龄段球员(即杭州亚运会适龄球员)为主,对联赛不造成过度影响。但由于原定今年9月开幕的杭州亚运会宣布延期,以及中国男足国家队的FIFA世界排名下落,参加东亚杯的“国家男足选拔队”名单也发生了变化,更多常规国脚将加入到这支队伍中——核心就是要尽可能拿到FIFA积分,以保住目前的世界排名,防止在亚洲杯和未来的2026世预赛分组中落入更低的分档。

国脚征调影响了联赛此前的计划,而这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21年6月,由世预赛40强赛临时异地举办及12强赛主场设在海外,上赛季中超临时调整了赛制,原计划中的“联赛积分制”再次改为了“争冠保级组”赛制。

不过这次,临时的调整反而为恢复主客场提供了变通和准备时间。当然,最关键的核心外部因素还是在于最新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

根据国家卫健委6月27日颁布的第九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入境人员隔离管理时间由“14+7”调整为“7+3”,意味着参赛球员回归赛区的时间减半;此外,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也提出了“九不准”要求,国内各城市间的流动也有向好趋向——符合主客场赛制恢复的外部条件。

此前,中国足协和中足联筹备组曾至少两次推动重启主客场。第一次是在去年,计划于7月部分恢复主客场,但由于中国男足长期在海外参加12强赛比赛,联赛本身的完整性都受到了影响,主客场事宜自然无从谈起。第二次曾是今年年初,一位中国足协内部消息人士告诉懒熊体育,当时“已经和各个俱乐部和当地政府沟通过一轮”,但由于奥密克戎的冲击,该计划也未能实现。

根据中足联筹备组的计划,中国足协将于明天向各俱乐部及属地体育局发去沟通函,各俱乐部将在7月20日前回报相关审批工作。如果属地无法承接主场比赛,俱乐部可选择“易地主场”、直接参加赴客场参赛或选择中国足协制定的第三方参赛地进行比赛。

据足球记者赵宇透露的信息,从在今天下午举行的中超各俱乐部管理层通气会来看,大概有近一半的球队准备选择中立场地比赛,也有一部分球队会以“易地主场”形式参赛。大概率北上广的5支球队都无法回到正常主场参赛。

所以,尽管目前看来形式向好,但似乎还不足以100%认定“中超重启主客场赛制”。更准确地说,中超联赛目前显示出了摆脱赛区集中比赛的决心,准备进入到半主客场、半赛区的过渡阶段。

成都凤凰山专业足球场曾在今年年初承办了足协杯决赛,恢复主客场赛制后,这里有望成为成都队的主场。

一位接近中超俱乐部的知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2021赛季中超各队就没有再从中超公司得到现金分红。一方面是由于赛制变化导致赞助商权益和投入缩小,另一方面则是原计划中的分红被直接用于支付各球队赛区内的花销。

中足联筹备组副组长、中超公司董事长刘军告诉懒熊体育:“如果恢复主客场,考虑到部分俱乐部在日常的运营费用方面存在的一定困难,将适度提前预付一部分参赛费,以保障主客场赛制的正常进行。”

这就好比一个大学生进入了实习阶段,一方面仍然可以享受校园提供的保护(如超低价的宿舍等),但另一方面,他必要去面对真实的社会和职场竞争。

这里提到的社会竞争,对于中超俱乐部而言,就是在商务运营和开发阶段面临的挑战。其实早在去年,就有接近中超俱乐部的人士懒熊体育,没有主客场已经成为大家心照不宣悄悄达成的默契。甚至有人表示,不恢复主客场挺好,各家可以节省不少成本——不仅仅是办赛成本,因为成绩不佳甚至欠薪都可以归咎于疫情。

所以回归主客场,让市场和球迷更接近球队,更是让球队——至少是那些还希望正常运转的球队——尽早摆脱一种被动的躺平状态。过去两年,大多赞助商都对中超球队持观望态度,大头赞助收入基本都来自联赛的几家头部赞助商,俱乐部不需要也没办法做到更多。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曝光实在太有限了:央视转播场次有限,腾讯搞付费转播,没有线下的传播空间,赛事覆盖能力实在太弱。

赞助商毫无疑问希望恢复主客场,他们有更多的发挥空间,更丝滑、更自然一些跟当下联赛结合。LIVALL创始人兼CEO郑波认为,主客场放开既是一种对球迷的情绪释放,也是一种刺激消费的手段,他创立的运动耳机品牌刚刚成为了上海申花俱乐部的赞助商。

在沟通中,郑波告诉懒熊体育:“刺激消费也不能只靠发券啊(笑)。我认为如果中超主客场联赛能够开打,那对我们赞助商的权益和品牌宣传,肯定是大大的好处。而且也可能通过运动场,逐步让人们恢复正常的生活。”

当然,主客场赛制的推行还要面临着相当一部分的短期考验。例如:在不到14天的时间里,各俱乐部所在城市能否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方案。

恢复主客场赛事更是一种对行业释放的“不躺平”的信号。它也许无法很快地体现在球迷大面积入场观赛等具体表现上,在6日下午进行的媒体通气会里,中足联筹备组组长史强表示,最终能否办赛及开放球迷入场要由属地政府决定,这提醒着所有人不确定性仍然存在。

此外,由于赛程延期及足协杯赛事,中超后续可能还将面临着和世界杯“撞期”的尴尬。届时,无论是民众的讨论还是平台的资源,也会不可避免地倾向于世界杯。

但比起这些所谓的奇怪场景,好消息是中超再次往一个联赛应该有的样子走出了结实的一步。

尽管这两年里,中国足球不断被污名化,但它还是成为了国内职业体育赛事复工复产的重要风向标:走出赛区、走出没有收入的躺平状态,前方布满不确定性,但必须迈出这一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